扫地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扫地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四个年轻人把木马植入手机软件一年非法获利95万余元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20:20:36 阅读: 来源:扫地机厂家

商报讯

(实习记者 许成慧 通讯员 西法) 昨天上午,西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案子。一个四个人的作案团伙,通过非法入侵杭州一手机软件下载网站,将“木马”程序植入该网站的相关手机软件中,通过智能手机用户软件下载,进而暗中控制该手机定制SP业务(移动增值业务),一年时间非法吸金高达95万多。

昨天,西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这起案子。

法庭上,一个长得高高大大的年轻人被带到了被告席上,一米八左右的个子,体型偏胖。帅某,江西南昌人,1985年出生。

当法警把他带上被告席时,他神色略紧张,一直往后张望。

面对法官的询问时,他又迅速低下头,回答道:“我叫帅X,江西南昌市人,大学本科,在广州XX公司做董事长助理……”

庭审中,被告席上的帅某面对法官的发问,抬起头,一再强调起初并不是他一个人出的主意,是与“大哥”张某一起商量决定的。

帅某口中的“大哥”,是同在广州工作的39岁江西老乡张某。帅某说,当时张某在广州某公司做安保总监,自己则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助理。

在一次饭局上,两人商量做点赚钱的事,结果竟然想出通过黑客入侵手机软件网站,控制手机用户定制SP业务吸金的念头。

可是两人都不懂技术,于是他们想到了到网上“招”技术人员。

后来,帅某通过QQ认识了做技术的黄某。

其中,黄某也是江西人,一直在深圳某科技公司做安卓系统APP开发的。庭审中,黄某强调说,帅某当初找到他的时候说自己有项目,想找个熟悉安卓系统开发懂技术的,黄某就欣然接受了帅某的邀请。

随后,在广州工作的河南人陈某也通过QQ结识了帅某,并加入他们的“计划”,陈某88年的,是四个人中年纪最小的,只读过高中,并没有正经学过计算机方面的知识,但是他脑子很灵活,就是凭着兴趣自学了计算机有关知识。

四人网上碰头后,“一拍即合”。

2013年7月,陈某利用技术手段非法取得了杭州快定网络有限公司所属的“七匣子”手机软件下载网站的最高管理员权限。再将帅某从网上花2000块购买的“木马”程序植入该网站的相关手机软件,只要手机用户下载了网站上的软件,“木马”程序便会被安装到手机上了。

随后懂技术的黄某通过操作后台服务器,根据“木马”程序发来的手机号码和手机串号等信息秘密为手机用户定制付费SP增值业务。

不懂技术的“老大哥”张某则当起了财务和管家。

张某说:“因为也不懂运作,每个月我就负责从增值服务运营商那边收钱管钱,扣除服务器等运营成本,几个人的房租和生活费都是我管。”

帅某心眼挺多,他觉得因为自己和张某都不懂技术,又怕陈某和远在深圳的黄某搭上线后,一合伙就可以把他和张某给“踢”了。所以他一直避免让陈某和黄某直接联系,自己充当其中的“传话筒”。

直到东窗事发,两人也没见过面。

短短一年多时间,从手机用户中非法吸金高达95万,为什么会屡屡得逞呢?

据法官说,很多受害者直到公安打电话去证实是否被恶意扣款时,还不知道自己已经“中招”。正常情况下,手机有需要用SP增值业务时,都有个付费通知短信,为什么他们都没收到?就因为这个木马病毒,自动屏蔽了移动运营商发的扣费短信,所以“中招”的手机用户并不知情,而且扣费都在2-5元不等,一般很难察觉。

不过,还是有用户发觉了,投诉引起了通信部门的注意,将此案移交到了公安机关。

去年11月,公安机关将四人抓捕归案,从“管钱”的张某处获知,一年多的时间他们共获利957531.45元人民币,有45万部手机被盗取信息。这95万多赃款,除了减去成本和开支后,被告帅某获13万多,张某分得60多万,而做技术的黄某和陈某分别获得7万多和14万多。

庭审中,四人均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,表示很后悔。

事后,记者也从招聘网上了解到,像IT行业做开发的普通程序员,年薪一般在6万到10万左右,技术经验丰富的还不止这么多,而被告却因“聪明”用错了地方,因为非法获取金额较大,将有可能面临较长时间的有期徒刑。

昨天,此案没有当庭宣判。

法官也想提醒大家,为了避免不法分子有机可乘,一定要从正规的手机软件下载平台下载APP使用。

(责任编辑:HN666)

名医汇

怎么网上挂号

预约挂号平台中心

怎么网上预约挂号

相关阅读